<dfn id="p1zt7"><progress id="p1zt7"></progress></dfn>
<sub id="p1zt7"><var id="p1zt7"><output id="p1zt7"></output></var></sub>
<address id="p1zt7"></address>

      <sub id="p1zt7"><dfn id="p1zt7"></dfn></sub>
      <sub id="p1zt7"><dfn id="p1zt7"></dfn></sub>

      <sub id="p1zt7"><dfn id="p1zt7"><mark id="p1zt7"></mark></dfn></sub>

          <sub id="p1zt7"><dfn id="p1zt7"></dfn></sub><address id="p1zt7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房產 健康養生 金融 汽車 攝影 教育 新聞資訊 微信熱點 法律頻道 拉呱社區 微博 數字報 專題 招聘 投稿 活動
            日夜不停休!老小區有了新管家
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20-10-09 09:24  來源:北京日報  

            疏通機猛烈地振動幾下,下水管就冒出來墨汁般的污水,廚房里瞬間臭氣撲鼻。可高龍像沒聞到似的,依舊小心翼翼地往外抽著疏通彈簧,黃色的膠皮手套被染得黢黑。

            業主老何遞過來四把型號不一的改錐,連聲說:“大過節的實在添麻煩了!”

            “您別客氣,我們沒休,有事隨時打電話就成!”高龍是海淀區城華園小區三棟老樓的維修管家。讓老何覺得巧的是,前一天碰見小高,小高掐準了似的上來就問家里的下水管是不是該通了。當天晚上,老何家廚房果然反水了。

            哪有什么湊巧。小區里都是20多年樓齡的老樓,管線老舊、堵塞嚴重,有十幾戶人家每隔兩三個月就得堵一次。高龍就把這十幾戶都記下來,時間快到了,就提前問一聲,免得把家里“淹”了。

            老何家的廚房常堵。幾個月前的深夜,廚房下水管堵了,反上來的水不僅把家里淹了,還流到了樓道的電梯間里。

            “大半夜的人家能來給修嗎?”老何心里犯嘀咕,試著撥了物業應急電話。讓他沒想到的是,高龍五分鐘就趕到了。

            如此及時的物業服務,這三棟老樓的居民在去年以前很少能享受到。小區是建于上世紀90年代的老舊小區,屬于非經營性資產,一直缺乏專業的物業服務,居民的埋怨也不少。為了解決這類小區的共性難題,本市組建全市統一的非經營性資產集中管理處置平臺,對這些老舊小區進行接收、管理、運營。

            去年5月,首開集團天岳恒公司進駐城華園,三棟老樓迎來精細化的物業管理。

            “按照地域劃分,我們項目部管著海淀、昌平、延慶的41個片區。”項目負責人苗菲干物業服務多年,還是第一次負責這類小區。雖然41個片區居民加起來才兩千多戶,跟一個規模較大的小區差不多,但這41個片區卻格外分散,8個維修師傅分散值守在不同地方。除了每天巡視,老百姓家里遇到管道堵塞、跳閘等各種雜事、小事,也得上門維修。

            算下來,每位維修師傅就要管轄3萬平方米的物業,逢年過節更凸顯人手緊張,正常休假已不可能。

            高龍的老家就在河北保定,坐高鐵不到1個小時就能到。但他到城華園上崗后,幾乎每個節假日都在上班,后來又趕上疫情防控,他需要在小區值守,也沒法回家。每次往家里打電話,孩子就哭著問什么時候才能讓爸爸抱。

            最近幾年,一大批過去“沒人管”的老舊小區迎來了新管家,保障著千家萬戶的正常運轉。萬家燈火時,像高龍這樣的維修師傅就躺在城華園4號樓的地下室宿舍里,抬頭是密密麻麻的管線,隔壁是不間斷運行的配電間。此刻,給父母、老婆、孩子撥個視頻電話,是他們一天里最幸福的時刻。(來源: 北京日報 記者 曹政)

            責編:母雅靜
            版權聲明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宿遷報業傳媒集團旗下媒體宿遷日報、宿遷晚報、 宿遷網所發表之文章與圖片,受《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》的保護,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。 部分網站的侵權行為,如擅自轉載、更改消息來源以及抄襲等,宿遷報業傳媒集團及其旗下媒體已經委托有關部門收集相關證據。 本站部分資源來自網絡,如有侵犯您的版權及其他權益,請及時與我們聯系,我們將核實情況后進行相關刪除!
            黄网站色成年片